。混沌。建築。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榮芳杰老師, 有關於「文化遺產管理」與「世界遺產研究」的分享園地!
  • 172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為什麼需要認識世界遺產?

 很多人時常問我,為什麼要研究「世界遺產」?台灣現在就不可能加入聯合國,所以也不可能有資格進入世界遺產委員會,那麼到底是為什麼要談「世界遺產」?這個問題就好像保存文化資產很重要,大家都朗朗上口,但我們還是會不時看見各種文化資產遭到破壞的新聞,因為我們一直在不同的世代學習著如何保護文化資產。所以為什麼要研究「世界遺產」的問題,我認為同樣的可以轉譯成,我們為什麼要保護「文化遺產」?
 
每每碰到類似的提問,我總是想要用最簡單的概念來解釋這些疑問,問題是,我們真的關心台灣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文化資產了嗎?這應該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因為如何傳承文化遺產的觀念,本身就是個需要不同世代的人們不斷自省、溝通的共識。先說個題外話,最近剛好打算寫一篇文章,探討一下台灣文化資產專業人才的處境,用「處境」二字其實我是客氣了點,說狠一點,應該是一個讓人非常遺憾與不解的現象。話說,從千禧年(2000年)左右開始,台灣從那個時間點上,大學院校設置文化資產相關科系,可以說是如雨後春筍般的展開來,從1998年私立樹德技術學院(現為樹德科技大學)首創全國第一個古蹟建築修護系開始,陸陸續續包括了國立雲林科技大學、中原大學、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國立金門技術學院(現為國立金門大學)等,紛紛設立了大學部及研究所的文化資產相關系所,十多年來,這些學校訓練出不少具有文化資產基本概念的大學生與研究生,好不熱鬧。
 
但是不過十多年的光景,今年2010年,上述學校的文化資產相關科系,已經只剩下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將仍保有原有文化資產系名與完整學制,其他學校的文化資產相關系所則將全部在市場不明或學生就業考量下,全部都遭更名或與其他系所合併,這並不是少子化的現象所致,而是台灣無法提供相對應的就業市場與環境,供給這些畢業自文化資產領域的學生,有一個貢獻所學專長的機會,更遑論有熱情想投入文化資產維護與保存工作的非本科系的朋友,通通無法在人才培育的完整過程後,找得到自己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定位。
 
再回到我原本的主題,台灣,為什麼需要認識世界遺產?
 
因為,我們如果只是知道世界遺產是什麼,只知道世界遺產是促進觀光的好夥伴,只知道列名「世界遺產名錄」可以很了不起,那麼,請你告訴我,世界遺產是個商品?還是個品牌?是你利用了它?還是它綁住了你
 
事實上,認識世界遺產與是否要加入「世界遺產名錄」是可以被切開的兩件事。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出國,跟隨著我的老師-傅朝卿教授前往希臘與義大利訪察世界遺產的經驗裡,我看到的是「世界遺產」這四個字背後的管理與維護能力,那不是一句「保存文化資產是全民運動」的口號而已,它應該是要透過各種不同專業人才所合力完成的國力展現,一個國家對於文化事務能力的展現,也是一個國家對文化遺產重視與否的態度展現。
 
我從來就不會羨慕台灣以外的國家擁有世界遺產,我也不認為積極在政治層面上去談申請進入「世界遺產名錄」是現在該做的事。我一直在乎的是我們能否做好本來就應該做好的事情,本來就應該建立的管理與維護體系。我只會羨慕的是,連位大洋洲的小國家萬那杜共和國(Vanuatu)都可以完成一份非常完整的世界遺產管理計畫書且確實執行,為何台灣不能?如果我們沒有能力從人才的養成開始建立我們自己的文化資產保存專業人才,那我們該從哪裡尋找「台灣人」來幫我們保護我們自己的文化資產?
 
研究世界遺產的目的在於瞭解其他國家如何用盡全國之力量保護自己國家最重要與珍貴的自然與文化遺產,從世界遺產委員會的運作,我們應該要意識到:
1.        文化資產的保存,不再只是修復與利用而已,永續經營與管理才是更需要關切的事情。
2.        文化資產價值的認定,應該更清楚、更公開、更客觀。
3.        世界遺產委員會已經多次藉由召開年會的機會,順勢在各主辦國成立世界遺產的人才培訓中心,請問「人才」重不重要?
4.        文化資產的管理維護計畫若不能白紙黑字的被公開瀏覽,那該叫全民如何一起保護?
 
其實,我還有很多很多從「世界遺產」學習到的「認識」,只是,當我們將世界遺產潛力點掛在嘴邊的同時,我們應該更要好好思考,為什麼連文化資產教育的養成都逐漸凋零,如果這是未來的趨勢,那我們的文化遺產將何去何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